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新来的小护士真棒
新来的小护士真棒

新来的小护士真棒

下班了,我从手术室出来,身子也软了,拖着疲惫的步子我回到了科室。真的不适应,一出门就感觉到了七月的热浪,汗一下子全象急着看世界一样冒了出来,每个毛孔都是张着的,眼前有一股湿气,是汗进入了眼睛。
  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,迎面是凉凉的冷气,还是自己的办公室好啊!我似被重新抛进水里的鱼一样,大口的喘着气。骂着该死的医院早就建议安装中央空调了,就是象放屁一样。官小职卑啊!
  点燃一支烟,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,今天本来不上班的,连日的执业医师面试刚结束。也经历了“甜甜”的几日春风[详见《淫试》],本想好好休息一下的,可却被这病人给召来了。
  上午来了个阑尾炎病人,本就是个小手术嘛。可术中却发现回盲部肿块,打来电话,告诉他们在术中用冰冻病理。可一小时后电话又来了,又说是低分化腺癌,他们开不了,只有老马出山了。做了个右半切,手术挺顺利的,但人累啊。
  打开电脑把QQ挂起来,进入狼网。呵呵!大大们又给咱加分了,都有950分啦。陈醋大大的《世界杯2》中,也给我的回复加了个22分,看着几篇新的评语时,“滴滴滴”QQ好友给发来几句问候。
  “明主任,是你吗?你刚上来啊。”网友‘你的唯一’发来消息。(顺便介绍下‘你的唯一’是手术室里的一个护士,我没来上班也没见她有十几天了。)“好啊!妍儿,你在哪里啊?几天没见了啊。”我回复过去。
  “我在家休息,你的评委工作结束了吗?”她滴滴的过来了。
  “嗯!我刚结束了个手术,正寻思你呢。”
  “骗人哦。你会想起我?”这丫聪明的很。
  “我敢骗别人敢骗你吗?来,我看看你。这几天养胖了不?”
  我给她发去视频邀请,好久没见她接。
  “接啊!快点!”
  我盯着QQ界面,她就是没有回音。该死,这丫干嘛去了啊。以前很快就接的啊。今天,难道是我没理应她这么些天?“快点接……”我又催促的打上了好几遍,没有回音。我心急躁起来,眼睛盯着屏幕都盯得发涨了,还是舍不得离开屏幕。没有结果,难道这丫头知道我和“甜甜”的事情啦?我的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。
  “你的唯一”是我今年才上的一个妞,是去年分配到手术室的,想着和她交往的始末我的老二开始起了变化,我站起身来去主任办的卫生间,掏出鸡鸡抖落一点尿来才得以平静。
  各位大大开始怀疑了,怎么就你行啊?呵呵!听我慢慢道来。
  今年年初的一天,我在二室开胆管结石。和往常一样,我一路哼着小曲步入肃静的手术室,路过护士站随便摆了里面一眼,里面众多熟悉的面孔里有一张很陌生很美丽的脸。我没见过的,看得人很舒服,大家都知道小狼就好这么一点,再说看看也不为过吧。我止住步子站在护士站前假装和护士长打招呼。
  “叶妹妹啊!谁上我台子啊?”
  眼睛瞥着那清秀的新面孔,呵!真的很美,长头发,燕尾帽戴在头上大一点则显稚嫩,小一点则显老气。不大不小看得贼舒服。高挑的身材,隆隆的前胸把护士服顶得高高的。由于站台挡着没见到下半身,距离有点远,无法再细说了。
  “哟!我的刘主任啊!眼睛看哪儿呢?”护士长对我皮笑着,“就叫小妍上你的台子吧,可别光顾着看人把刀开错啦。”
  得了,我知道了,新来的。我和叶护士长说笑了几句赶紧走人,我就那么点德性。再看下去啊,那胯间物又要抬头了,美女当前能不抬头嘛!
  换衣进入二室,麻醉平面没出来,就坐那旋转椅上抖着双腿。心里在想着事呢。
  “吱呀”一声,自动手术感应门开了,由外走进一个妹妹来。戴着绿色的布质帽,圆圆的脸蛋,很大的一双眼睛。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,细长的脖子白白的,一根红绳垂掉的羊头玉垂挂在被前胸顶得高高的隔离衣里。上衣下扎进肥短的裤内显露着那结实的摆摆的腰肢。长长的双腿,白晰的脚揣在拖鞋里,慢慢的走近手术床。伴随着腰肢的摆动,高高的胸抖动着走向着我……我顿觉呼吸困难,耳红心跳,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。
  “平面有了没?”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丑态,催问麻醉师。
  手下的几个助手忙着摆体位,消毒。我穿上手术衣,上台前还在扫视着房间怎么没见她了啊?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我的心顿觉失落。
  “咣噹”一声响,我的身后传来搭脚凳的声音。我忙一转头,呵!不正是她嘛。她站在我身后呢。心定了,我的话多起来了。
  “这层是腹直肌……这是胆囊……”台上伴随着我的手,我层层讲解着。年轻的助手也许纳闷今天主任话怎么还解说起解剖结构起来。呵呵!他们不知道后面的妹妹的功劳。
  莫的,我停止了动作,也停止了说话。我愿时间就此停止……原来我的手在打结时往后一拐,碰到了一只软物。由肘部传到我的脑海,那是她的胸,高高的前胸……我的手肘在与她的胸接触着,多软和啊!我停顿了下又开始打结又开始讲解。但我不知所云了,我的肘还在继续似乎不经意的接触着那柔软的物件。只不过往后抽得更频繁更用力了,她仿佛也感觉到我俩的接触,后退了下。仿佛我就此失重。但渐渐的她又靠了过来……
  手术还在进行着,我也尽量掩饰着自己揭油的动作。我知道要是大家都看见我的动作变形传出去这老脸往哪儿搁啊?时间在接触中流淌,在手术中消怠!她似乎看不见术野,站在我身后胸仅贴着我的后背,柔软的双驼的感觉再度充斥了我的大脑。
  我无法再专心手术了,下身义无反顾的抬起头抵着术床,我感觉要炸了。虽然天不是太暖,但我汗开始密布我的额头……手术在擦汗和出汗中终于完成了。
  落下缝合皮肤的事情留给助手,我不安的走下了台子。看看往常只用俩小时的手术,今天却用了三个半小时。看了眼她,也就在我看她的瞬间,她给了我一个调皮的笑……我真地倒了!
  “小鬼!你叫什么?”我哪能放了这决好的机会,她帮我解开手术衣后的带子时,我轻轻的问她。
  “我叫柳妍。才从医大高护班毕业。您教过我的解剖课,刘主任!”那美丽的睫毛眨着。
  “今天看到什么内容了啊?”我顿了顿,本想说“你差点害得我下不了台”
  但又怕遭她耻笑,改口说道。
  “腹直肌啊……”她脸莫地红了。
  呵呵!小鬼头,你也就看了层腹直肌啊。我内心高亢起来,原来她也心不在马呀!!!我会逮住你!
  我正在回想往事的时候。“滴滴滴”QQ的图象在闪烁,她回音了。
  “明,我刚家里来同学了,你不怪我吧。晚上我想见你……”
  “我是只批着羊皮的狼,抛却同伴独自流浪……就是不愿别人把你分享!”歌唱得多好啊,我是黑夜的饿狼,要开始我夜幕下的追赶!
  QQ还在闪烁着由她传来的讯息,我再度点燃一支烟,随着缈缈的烟雾,面前的不再是液晶屏幕而是妍儿的笑容,柳妍,柳……妍……多好听的名字啊!又是多美丽的女人!
  我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,穿过白色的墙壁,绕过迎面的工作着的人群,来到有她的地方——肃静的手术室。
  那天下台后我们聊了会儿,当我们各自更换完工作服时走到了一起。
  手术室里换衣服很严格,首先各自有各自的更衣室。男的基本上上台前只穿个裤叉套上上下两件的手术隔离衣,再戴好口罩帽子进入里面的手术室。等麻醉平面出来后,再洗手消毒后穿手术衣,注重的是无菌观念。女的嘛,不敢说是不是和男的一样,但我见过里面真空的妹妹们!呵呵,跑题了。
  在外面脱掉帽子口罩的妍儿真的很美,可能是刚来不久吧,她上班除了进去熟悉下外,基本上都呆在护理部里。长长的黑发梳理的很柔顺的披在肩上,俊俏的脸蛋可以弹出水来,尤其那高高的胸挺的那么骄傲,随着她的脚步在我面前抖动不休……
  我的眼睛无力再从她身上移开,唾沫却在顷刻间分泌,多得让我无法不加紧吞吐。
  “小鬼!你叫什么?”我动了邪念。
  “刘老师!您的手术真的很精彩。”她坐在我的对面,眼睛也在注视着我,“解剖的层次是我以前没见过的。”
  “哦?是嘛?我不记得教过你的解剖呀!你是哪班的啊?”我这时候在找我的烟,却忘记这儿是不能抽的。
  “我是高护02级的呀!我叫柳妍,我以前看得都是福尔马林泡浸的标本,根本不知道神经,肌肉。”她捋了捋头发,一阵阵清香随着她的手飘来,“今天我看得很仔细,每一层都是很清楚。”
  “小鬼!你刚不是说你只看见腹直肌吗?”我故意撩她。
  “……中间本来看得好好的,哪知道……知道……我……”她似乎想起了刚才的情景不禁脸红起来。
  看来我暂时不能再进行下去了,也要考虑手术室里的别人的想法啊。也就起身走了出来。
  烟在手中燃烧,空调的冷风把手在烟灰的掉落中变得灼热起来,烫到手了。
  我忙丢掉了烟头。
  ***     ***     ***     ***     ***再看QQ上的留言“明!今晚我烧了几样菜,过来吃吧!我等你。”她已经下线。
  我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过去,“好的,我准备好就去。”
  我这个年纪有家有孩子,我得编造一些很圆滑的理由来敷衍家人,真正要做到“外面彩旗飘飘,家里红旗不倒”是很难的。拿起电话给家里吱了一声,我再度窝进了皮椅里。
  手术室里的接触开始多了起来,几乎天天的见面让我和妍儿熟悉起来。我已经不甘心开始隔衣服的接触,总在寻找机会,我知道她是放开的女孩,所以也就经常在单独的机会里说些黄段来刺激她。她也腆笑着回应,而真正的开始在某一天的下午。
  “刘主任!14床出现血压下降,神智不清。”住院医生小白慌张的推开我的办公室几乎叫喊着说。
  “怎么回事?这么慌张?”我心一下提到嗓眼。
  “14床病人刚起来上厕所就出现这样的情况!”小白边走边说。
  14床是个胃出血病人,胃镜报告胃十二指肠溃疡,血压不稳定由内科转来的,我本来考虑手术的,但经过保守治疗已经三天未解黑便了,我也就决定暂时不手术,医嘱绝对卧床的。
  走进病房里面医生护士已经围了一通。
  “护士长上监护仪,监测血压和血氧……”我这时候就不能慌了,大不了配血进腹腔就是了。
  “开通俩组通道,上晶体液……”
  ……在大家的抢救下病人终于血压上来了。
  “你们怎么做护理的啊?我医嘱没下吗?绝对卧床的概念你们不懂啊?”我把护士长叫到办公室几乎咆哮起来,“要是死了人,你就卷铺回家吧!”
  心里这个气啊!怎么派这么个水平的人管理我的科室病人啊?我真的捏了把汗,过几天把她给废了。
  “叮叮叮……”电话响了。
  “普外科吗?请问刘主任在吗?”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。
  “嗯!我是,你哪位?”我的声音很大。
  “我是手术室柳妍,刘老师,怎么嗓子着火了呀?”她声音轻轻的似一阵凉风吹在耳边。
  “14床是我的亲戚,叫何贵顺的,请您多多照顾!”
  “还14床呢!叫我头都大了,你自己过来看看吧。”我一惊,本院职工的亲戚要出事了,那就不是头大的问题了。
  她来了,看了病人也向我了解了病情,走的时候眼里存着许多感激。
  病人很安然的度过了下午,家属也频频送来信封装着的感激,我一一拒绝。
  我也频频的跑到病房看看病人,一切都很平稳,我也就准备下班了。
  电话再度响起来,“刘老师!家属要我请您吃个便饭,我马上过来。”柳妍再度要把感激奉送过来。
  “算了吧!我今天也很累,也别浪费钱了。”我不想在病人未安全之前讨别人的说笑。
  “刘老师您一定要给面子哦。我马上来!”她的话语很急切。
  哎!看来今晚又要醉了,美女在旁的酒宴不是好喝的。
  ***     ***     ***     ***     ***带了几个人一起赴宴,自然少不了席间的谦虚和劝酒,结果大家都满身的酒气。我都忘记怎么出的酒家的门,迷糊中好象来到了个KTV包房里。在喧嚣的吵闹中我酒醒了点,身边只坐着柳妍,歪靠在我的身旁。室内很暗,外面的音乐放着探戈的进行时,一对对舞伴在眼前滑过。
  我甩了甩头终于清醒起来,柳妍的体温让我躁动起来,我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香气伴着音乐的节奏我不能自己。
  “刘老师您醒了啊。”她看见我甩头就凑过来。
  我抬眼看了下她,“妍儿!我喝高了。”眼前的她依然很模糊。
  “您是什么酒量啊!骗我呀。”她仿佛洞悉我的一切般的抬手打了我一拳。
  或许是酒精的作怪,我一把捉住了她的小手,使劲往怀里带了过来。这样她似飘飘的叶儿般跌落在我的怀中。酒精的后力在上窜,我脑海一片模糊,只想掐住她。她仰面贴在我的手下,我的手臂强烈的感觉着她的丰满挤压,她的胸起伏叠宕,在我的似乎不经意的臂下流淌。
  我看她没有什么拒绝,就一把抓住她的前胸。呵!什么样的感觉,嫩嫩的软软的象馒头,象汽球;令人陶醉令人流连忘返。我抚摸我捏抓着,她开始挣扎,开始扭动。
  “别……别……”似乎想用肢体摆脱我的禄山魔爪,我哪能放过?力气越来越大,耳眼里只有一个声音“摸她!进一步,干她!!”
  我的手沿着她的腰慢慢滑下……
  “别这样!”她莫地挣脱了我的怀抱,轻喘的呼吸在我耳边远离。
  “刘老师!我俩跳舞好吗?”她离我远远的脚踏在灯光闪烁的舞池里,手调皮的向我伸出。
  在这个时候稍微理智的人都知道如果强求之会鸡飞蛋打,还不如找个台阶慢慢等待。
  “跳舞?”我故意表示惊讶,“我可不会啊!除非你教我啊。”我伸出了右手。
  “您在学习上是我老师,那我今天也改个角色,舞场我教您!”她又在眨动眼睛,透过随处乱飘的灯光,我看见她眼中的温情。
  舞池里的音乐换成了慢拍,我接过她的手,左手握住她的右手,右手搭在她细细的腰肢上。透给我的掌心是细滑的……我的鸡鸡开始了飞翔……“您前踏一脚,顺着我的后退跟上我的步伐。”她抬起脸盯着我,“您听节奏。咚……哒……哒……就这样!”
  我渐渐的贴着她,下身也坚强的挺立。我再也控制不了了,女人在怀,何况是美女的带迎下,我的手不再握她了。我一把箍住她的臀,软软的肉在我掌下,我假装无意识的把她的屁股向前推,自己的下身硬硬的顶在她的胯间。
  “哦……不要……”她忽地后退了下,紧接着又马上贴了过来。
  随着音乐我隐蔽的向她挺动,她不再躲避,迎合着我的节奏举胯而来。
  “主任……别……别逗我……”她或许也受不了酒精的刺激,双手箍在我脖子上,任凭着我的挤压。
  我箍住她的腰,把她紧紧的靠在我的身体上,她的双峰在起伏,两驼柔软的肉抵在我的胸膛,在舞步的摆动中我俩相互摩擦着。搁着裙子,我感觉两颗米粒在增大,耳边已经传来她的轻哼。
  我的手不再安分,伸在她的胸前衣服里,抚摸着她那傲人的奶子,用力的揉挤着,她开始僵硬开始抖动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啊……”脚步静止下来相互间碰撞着。
  灯光慢慢的暗起来,舞曲依然继续着,我的手已经直接伸进她的奶罩,爪子在不断的抓抚着。软软的滑滑的,高耸的奶子在我手里变形着。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抓过她的手直接放在我的下面,让她感觉我的粗大我的坚硬。她连忙抽掉手,身体一阵惊挛,软软的象滩面条样靠在我的身体上。
  我色胆包天,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,拽过她的手直接放在我鸡鸡上。她抖缩着抽了抽手,就紧紧的握住了,我的心一下子就给提了起来,她慢慢的挤压着我的棒子,我感觉着要射的快感。
  “好大……好硬……”她靠在我身上在我耳边呢喃着。
  我的手也慢慢的下来了,从她的臀部的间隙里直接摸到了她的菊花,一圈圈的摸画着想在她身上画出美丽的地图。湿润的感觉刺激着我的手指,刺激着我的欲望。
  “啊……别那样……别……”她无力的倚着我,身体在绷紧。
  我的手滑过臀沟进入了雨后的公园,她的毛是那么的浓密,手指被摩擦的声声作响,粘在我手上。
  “啊……啊!!!”我的手直接刺进了洞口,狠狠的挖掘着里面的泉水。
  “不要啊……不……”她的身体开始颤抖,捏我的手莫地失去了力量。
  我血往上涌,一下把她拽进包间里。拉开她裤子的拉链,拽下她的裤子,我不能再忍了,挺起硬硬的鸡巴直抵她的毛丛,湿湿的感觉着她小穴的温暖。紧紧的包含着我的鸡鸡,我猛力一挺,“啊……”她的叫喊让音乐逊色,暖暖的紧紧的夹得我龟好痛。
  “不要啊……你别……这样……”她用力的推我出来。
  我猛地把她掀翻在沙发上,“妍儿!给我……给我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  我的脸被她强力的推着,喘着粗气把硬硬的弟弟再度深挺如她的逼里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死人……”她臀部迎合着我的鸡鸡,双手在捶打着我,“不要啊……”
  “妍儿!我俩融为一体了……”我喘息呻吟着,活塞式的运动让我迷失了自己,忘记了身在何处。
  “我喜欢你……让我快乐!”
  她的臀迎合着我的抽插,“你欺负我……哦……舒服……我要……”
  啪啪的撞击声响彻耳鼓,我终于把持不住,感觉一股麻嗖嗖的激动由脊髓传来,“妍儿……我要射了……我射死你……”
  “啊……明……射我……用力干我……我要……”她在我耳边也吐气如兰,紧紧的搂着我,身体在惊挛在跳跃。
  “我也来了……啊……明……抱紧我……”
  我再也抑制不住,紧紧的搂着她,下身飞快的抖动,把股股液体射进她的体内,她在我的发射中也“呀……呀……”的抽搐着。
  激情后的疲软让我瘫在她的身边,看着满面红光的她,我的心理满足极了。
  “啊……”许久,她睁开眼睛,那一脸的娇媚,“好坏啊……你……”
  “喜欢吗?宝贝!”我捧过她的脸,轻咂着她的唇,她伸出舌头调皮的拨着我。
  “明……你喜欢吗?你的棒好大好粗……我被你日死了……”她摸着我软下来的鸡巴说着。
  “喜欢……喜欢你的每个细胞,以后你身上的毛发都是我的……”我的手也摸着她湿湿的穴,“小东西可真紧啊!说,你被别人搞过几次了?”我很怀疑她的童贞,我等色狼就这么轻易的上到她了?何况我很丑。
  “你坏……以后你想……我没被别人搞过,只被你……”
  “明……我喜欢……”
  我知道她会在以后告诉我她的经历,夜晚的美丽冲淡了炎热,我们自此后开始了淫乱的生活。
  我从回忆中理智过来,开始想她了。今夜应该更美丽,我知道!
【完】